笔趣阁5200 > 修真小说 > 剑寒梅花香 > 第二十四章 医者父母心(一)
    “唰!”“唰!”“唰!”

    次日天刚蒙蒙亮,寒梅山庄后山茂密的树林里,忽然传出一声声凌厉的长剑破空声,连在树上栖息的鸟儿也被惊得“扑棱棱”的四散飞逃。

    正在林中空地上挥汗如雨、苦练剑法的是一个一二十岁的年轻人。他身穿白衣,长相英俊,身手更是敏捷如飞,只是令人不解的是,他眼中始终燃烧着仇恨的火焰,每刺出一剑就要咬牙切齿一下,似乎恨不得以手中长剑摧毁整片天地一样。

    长剑狂舞猛刺一番后,那年轻人身形忽然高高跃起,挥剑劈向前面的一棵大树,一大片长满叶子的树枝顿时“哗”地一声,被他一剑劈断甩落到地上。身形落地后,他又顺手挥剑劈向身前一棵小树,那狠劲像是杀向深仇大恨的敌人一样。

    可长剑还未触及树木,后面忽然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“你以为这样苦练就能打败他?”

    那年轻人一惊顿住手,转过身叱道“是谁!”

    枝叶摇曳间,树林中忽然出现了一个背向这边的人影。那人听他叱问也不转身,只是叹了口气,幽幽地说道“白羽,我十分理解你心情,不过不是我打击你,以那人身手,你就算再练二十年也不是他对手!”

    白羽当然认得来人声音,一口气顿时泄了,颓然道“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?”

    那人冷冷地说道“我不过是要告诉你,真正的高手不一定要以武功来打败敌人,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巅峰境界……嘿嘿,与其如你这般下无谓苦力,那还不如好好想想,如何以其它方法来对付他!”

    “其它方法?”白羽像是看到了希望的曙光,“白羽愚钝,请多多指教!”

    那人道“忍耐,忍耐,再忍耐!只要你能忍,机会总会出现的!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……”白羽叹了口气。沉默片刻后他又问道“那……那你为何要帮我?你也看得出,帮主十分赏识那人,是不是?”

    那人还是没转身,一只手伸出摘了片树叶,缓缓说道“我若不帮你,那我以后如果有需要你帮助的地方,你还会帮我吗?换种说法,人在江湖总需要几个铁杆盟友,是不是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后那边枝叶动了动,那个背影倏忽间就消失了,当真是来无影去无踪。白羽却像是痴了一样,呆呆看着前面树木,嘴里喃喃念道“忍耐,忍耐,再忍耐,只要你能忍,机会总会出现的……”

    清晨第一缕阳光不知何时透过重重枝叶,照亮了他脚下的一片土地。他忽然伸出长剑,在那块地上重重地刻下两个大字“忍耐”,然后迎着阳光升起的方向,一步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他想,等吃过早饭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刚才那人,他确信他一定会帮他出谋划策。他绝不能眼睁睁看着爱入骨髓的姑娘投入别人的怀抱。

    早晨街道热闹一如既往,熙熙攘攘的人群行色匆匆,预示着繁忙的一天又开始了。白羽手握带鞘长剑,独自一人走进街边一家小店,要了馒头稀粥小菜等早点,大口大口吃起来。他本是对食物很讲究的人,平常几乎不光顾这样的小餐馆,但今天另有要事,也没心思来计较这些琐事。

    吃完后一脚跨出小店大门,忽然看见前路上走来三名头戴帷帽的女子身影。走在中间那个个子最高的,不正是自己魂牵梦萦的梅寒香吗!而跟随在她左右的,自然是小玉与叶明珠了。

    这也太巧了吧!白羽顿感胸口一热,几步跨上前,叫道“寒香!寒香!”

    梅寒香正急着走路,没料到在这热闹的街头与白羽碰头,微微有点不自在,点点头道“白大哥,今天怎么这么早出来了?”

    白羽盯着帷帽半透明轻纱后面梅寒香美丽无双的脸,声音都有点颤抖了“寒香……你,你们一早要去哪里啊?”

    梅寒香支吾道“我……我们没去哪里,随便出来走走……”

    白羽忙道“寒香,昨晚我就想找你聊一下,只是时辰不早大家都要回去,所以我不好开口……我有好多话要和你说,你能不能和我去找个地方坐一下?”

    梅寒香心想把话向他挑明了也好,于是点头道“那好吧,我陪你去走走。”随即又吩咐小玉叶明珠“你们两个在附近等我一下,我等会儿就过来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两人走到街角一处人少的地方。白羽迫不及待地说道“寒香,那叶思秋到底是什么来路,为什么你要那样对他?我们交好这么多年,你怎么说变就变了?”

    梅寒香顿住脚步,沉默片刻才说道“白大哥,我从来就没变过。以前大家总喜欢把我们看成一对儿,但那始终只是别人的想法,或者你也理所当然认为那是天经地义的,可是就像昨晚薛总镖头问你的那样,你何时听我说过我认同他们想法了?”

    白羽急道“可是你也从未否认过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梅寒香道“我没否认,只是不愿令你难堪。我想你足够聪明,可以看得出我对你的态度和对帮里其他年轻人根本没两样。”

    白羽心里嫉妒欲狂,全忘了梅寒香尊贵的身份,叫道“你在说谎!你在说谎是不是!帮里年轻人确实不少,可他们哪一个比得上我,我不信你从未对我动心过!你明明是看见那姓叶的有两下身手,突然变心了是不是!”

    梅寒香平静地说道“白大哥,你不用激动,你若非要认为我是见异思迁,我也没什么可说的。不过我可以告诉你,最近这段日子发生在我和叶大哥之间的事,就算把我和你过去十几年发生的大大小小所有事情加起来,也不如其中一件让我刻骨铭心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白羽颤声道“那你说,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难道你们已经……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什么!”梅寒香涨红了脸,“叶大哥……叶大哥可是个君子,难道昨晚你没看见我主动……主动向他示好,可他还想要远走汴州吗?”

    白羽冷笑道“那叫欲擒故纵!嘿嘿,好高明的手腕!”

    梅寒香勉强控制住不满情绪,淡淡地说道“白大哥,我和叶大哥之间的事我们自己清楚,你想通过恶意中伤他来改变我对他的看法,是绝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转过身,接道“我得走了。话我已经说清楚,以后你就不要再因为我跑去为难叶大哥,要不然以他的武功,只怕难堪的是你自己,是不是?”

    白羽看着梅寒香曼妙动人的背影一步步走出视线之外,心里就像油煎一样,咬牙自语道“寒香,不管你怎么说,我都不会放弃……我绝不会乖乖把你让给那个来历不明的叶思秋,总有一天,我会让你回心转意!”

    下定决心后,他心情稍稍平复下来,又沿着来路走回热闹的大街上。边走还边左顾右盼,想看看心上人还在不在附近。但令人失望的是,伊人芳踪早已消失在茫茫的人潮里。

    “她一早匆匆出门,难道是迫不及待地去找叶思秋了?”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白羽心里又像猫抓一样难受。就在这时,左首岔路上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,然后十几骑人马从街角那边跑出来。他定睛一看,见领头那人熊腰虎背,神色威严,不正是红叶镖局的总镖头薛黄虎来了?

    正要招呼一声,薛黄虎却像是有什么要事,行色匆匆,看都没看他一眼,一晃眼便带领镖局众镖师向城东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他们一众走远没几步,白羽忽又看见镖局几名步行趟子手迎面跑来,其中一个年轻人正是和他一向交好的小六子,忙闪身上前叫道“小六子,等等!”

    小六子一看是好朋友白羽,立即顿住脚步,高兴地叫道“白大哥,怎么你也在这里啊!”

    白羽道“小六子,你们一早这么匆忙,是不是又要去做什么大生意了?”

    小六子神情难掩兴奋之色,看了看周围匆匆而过的人群,低声道“白大哥你还真说对了!这次我们镖局承吴越王瞧得起,昨晚连夜找上门来,把一项特别重大的任务交给我们了!”

    白羽问道“你是说钱镠大王吗,他交什么任务给你们了?”

    小六子又看了一眼周围行人,确定没什么江湖人物走动后才说道“是这样的白大哥,河东晋王与我们两浙吴越王向来交好,这次晋王率大军攻打幽州,沿途缴获了大量的金银珠宝,其中有一件名为‘玉狮子’的宝物尤为宝贵,听说价值几十万两银子……”

    白羽奇道“莫非是晋王要把玉狮子送给吴越王,然后吴越王要你们到晋阳城去护送回来?”

    “正是这样。”小六子点点头,“晋王来信对吴越王说,他本应自己请人把玉狮子送到杭州来方见诚意,可无奈军情紧急,加之他一向少和江湖高手来往,所以只好请吴越王派人去取宝物……”

    他停顿一下,把声音压低下来“白大哥,晋王表面上是要送礼物给吴越王,实际上当然是想以此做为两家结盟的信物,所以不说那玉狮子本身价值多高,这里面另外代表的天下大势之意义更是重于泰山……我和你是好朋友才透露给你听,你可别到处去说!”

    “这你放心!”白羽点头道,“只是我们吴越不是一直对朱梁称臣纳贡吗,怎么吴越王还和朱梁死对头暗通款曲?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是我们镖局该操心的事了!”小六子“嘿嘿”一笑道,“我不过是个小角色,刚才说的那些,都还是早上无意听到的小道消息呢,哪还会知道其它什么内幕?”

    白羽道“这倒没错。”

    这时其他趟子手已走好远了,小六子忙道“我得走了白大哥!这一趟来回至少也要个把月,回来后我再找你喝酒……”边说边挥挥手,向同伴去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白羽跟着向前走,边走边忖道“薛总镖头武功虽高,可比之帮里七大堂主还是有不小差距,要不是帮主因为吴越王对朱梁称臣不屑与他来往,那这种重大任务哪轮得到红叶镖局?”

    想到帮主,马上又想到梅寒香,他胸口顿时如遭重击,似乎连耀眼的阳光都变得黯淡了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昨晚叶思秋最早提出告辞,可最晚离开寒梅山庄的反而是他。

    客人先后离去后,梅傲天又单独把他留下来,说天龙帮在城里经营有酒楼、客栈、绸庄、米铺、药铺等生意,问他喜欢做哪一行的事;叶思秋不假思索说想去药铺做事,因为他过去学过医术,在朱梁禁卫军时还给不少士兵治过病云云。

    梅傲天听了真是大喜过望——事情说来也是巧,天龙帮在城东开了一间大药铺,可前两天坐堂大夫因为丧父告假回家守孝了,时间最少也得几个月,药铺上属紫龙堂分堂主柳飞燕正为这事急得跳脚,这下叶思秋刚好懂医术虽然还不知道他水平如何),那不正好解了燃眉之急?

    梅寒香听了开心地笑道“爹爹,这替代大夫一时三刻又哪里那么好找?可你看女儿不就帮你带回来了!”

    叶思秋自不敢怠慢,连夜由梅傲天梅寒香带领来到城东这家名为“仁心堂”的药铺歇下来,接待他的是药铺两名二十余岁的年轻伙计,一个叫刘长贵,一个叫李四儿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。今天一早,叶思秋和刘长贵李四儿稍稍整理一下这两天账目,简单吃了早饭,药铺又重新开张了。这仁心堂地处城东要道,门前大路上人来人往,倒端是处做生意的好场所,开门没多久,就有不少客人进来询问并购买药物。

    叶思秋既学过医术,对各种草药名称及功用自然一清二楚,没用多少功夫便把客人需要的东西给配好。其中有几个客人是老顾客,见药铺突然换成一个丰神俊秀的年轻人坐堂,都好奇地打听起来。叶思秋于是微笑着说明原因,又彬彬有礼地做了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正忙时,门口忽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叫声“叶大哥!”

    叶思秋抬头一看,见正是上官慧和药铺上属柳飞燕进来了,忙道“上官姑娘早!柳堂主早!”

    剑寒梅花香

    剑寒梅花香

剑寒梅花香 第二十四章 医者父母心(一)https://www.hanjuz.com/8_8551/11254872.html

手机阅读https://m.hanjuz.com/8/8551/11254872.html